我在這裡透過連接口分享我的死亡進程經驗。而在這個訪談裡我會繼續說明我在物質層面的各層面的覺察領悟了什麼。我在前面的訪談尾聲說明我是怎麼挨打和被踢,我的身體經歷了什麼,但同時我正在轉換進出身體的意識。你經常會聽到人們說他們在轉換進出意識,但是我在那情況所處的是我正在轉換進出物質的覺察。現在我這是什麼意思呢?大部分存有當他們不管以自然方式或快速的方式死時,心智和身體沒有經歷過太多的過程,你看見他們如何移動,他們的存有像是通隧道一樣,先是脫離心智接著通過物質身體並從另外一邊出來,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

我在這裡透過連接口分享我的死亡進程經驗。而在這個訪談裡我會繼續說明我在物質層面的各層面的覺察領悟了什麼。我在前面的訪談尾聲說明我是怎麼挨打和被踢,我的身體經歷了什麼,但同時我正在轉換進出身體的意識。你經常會聽到人們說他們在轉換進出意識,但是我在那情況所處的是我正在轉換進出物質的覺察。現在我這是什麼意思呢?大部分存有當他們不管以自然方式或快速的方式死時,心智和身體沒有經歷過太多的過程,你看見他們如何移動,他們的存有像是通隧道一樣,先是脫離心智接著通過物質身體並從另外一邊出來,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

我是亚特兰蒂斯人,来自亚特兰蒂斯种族,存在于地球的显现/显化和被称为人类种族的创造之前。我在这里做访谈,去回答亚特兰蒂斯是否是一个神话的问题。目前在这个世界里面,在围绕在人类存有里面和之间和中间的故事里面,亚特兰蒂斯不仅作为一个神话而存在。当前,存在界的历史被分层堆积在记忆里面,存在为当前存有们被奴役并显现/显化成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已经人格化现在称之为人类存有的事物的显现/显化 。于是,大多数历史,存在界的真实历史已经被储存、隐藏、用记忆、系统和时间蒙上面纱。人类存有现在所拥有的历史的视野和视角,非常限制于仅仅地球的历史。

Lethargy: The Gifts Within - Atlanteans - Part 217

我们正在继续跟随我的进程,透过存在,当人类被囚禁在心智里,以及内部维度的存有们做为我们的存在的心智被囚禁在这身体当中,让我们来到我们现在在哪里。所以所有的我们都在这物质身体面对我们心智的进程。并且在这些访谈里将变得格外清楚的是,关于这心智事实上真的是什么,这物质性的存在事实上真的是什么,和在面对我们的进程里在这个物质性的存在中为什么我们都是一体平等的,我们自己是什么?和在一个存在中它是怎样使我们不得不面对我们自己?

我们正在继续跟随我的进程,透过存在,当人类被囚禁在心智里,以及内部维度的存有们做为我们的存在的心智被囚禁在这身体当中,让我们来到我们现在在哪里。所以所有的我们都在这物质身体面对我们心智的进程。并且在这些访谈里将变得格外清楚的是,关于这心智事实上真的是什么,这物质性的存在事实上真的是什么,和在面对我们的进程里在这个物质性的存在中为什么我们都是一体平等的,我们自己是什么?和在一个存在中它是怎样使我们不得不面对我们自己?

我们继续分享亚特兰蒂斯的历史、以及我们在地球的显现/显化和人类的创造里面所扮演的角色。从最初开始,即是在每样事物是在这里现在变成固化和物质的之前,存在界是怎样的。因此,在我们所存在的时间期间和里面,每样事物处于一个稳定、结构形态中然而流动的在它的基质里面、在它的本质里面。而且与我们的什么是在这里的物质表达相同。因此,没有什么是物质的、如此固体达到这种程度,以至于个人无法立刻合并或成为、或完全,比如迷失个人自己在一个声或一个表达或甚至另一个存有里面,并且允许个人自己去迷失自己 但是同时仍然保持在这里。

This bundle consists of recordings by the Atlanteans on the topic of Anger.

我們繼續耶穌的受難,而在本次訪談中,我們看一看在恐懼和服從背景下耶穌受難的象徵符號,並在與心智的關係之中,同樣在我們與世界的關係之中查看它。讓我們看看對大多數的服從,在於 - 如果我們看看耶穌的受難,有一種群體的精神、大多數的人類一同站立,從根本上是成為一體,能夠輕易把耶穌帶到受刑的這一點,錘釘釘子到他的雙手,放置荊棘頭冠在他頭上。

我們繼續耶穌的受難,而在本次訪談中,我們看一看在恐懼和服從背景下耶穌受難的象徵符號,並在與心智的關係之中,同樣在我們與世界的關係之中查看它。讓我們看看對大多數的服從,在於 - 如果我們看看耶穌的受難,有一種群體的精神、大多數的人類一同站立,從根本上是成為一體,能夠輕易把耶穌帶到受刑的這一點,錘釘釘子到他的雙手,放置荊棘頭冠在他頭上。

在這個訪問中我們要來談談正能量與負能量的感受,意思就是這些正能量與負能量在存有體的層次與身體的層次會帶來那些感受。我們先要理解這些感受不是真的感受,而更像反應。因為在存有體的層次,我們經驗這些正能量與負能量;但,在身體的層次,我們的身體對正能量與負能量做出回應。所以我會跟你一起前進解釋給你聽,關於你在存有體層次跟身體層次如何對能量反應。

在這個訪問中我們要來談談正能量與負能量的感受,意思就是這些正能量與負能量在存有體的層次與身體的層次會帶來那些感受。我們先要理解這些感受不是真的感受,而更像反應。因為在存有體的層次,我們經驗這些正能量與負能量;但,在身體的層次,我們的身體對正能量與負能量做出回應。所以我會跟你一起前進解釋給你聽,關於你在存有體層次跟身體層次如何對能量反應。

我们将要好好谈谈成为人类文明、周期的实际创造物在人类文明里面,分成为,在那里,我们现在处于 亚特兰蒂斯如何影响什么是今天在这里等如人类和这个世界和存在界等如我们已经来到居住并体验的事物的一部分 之中。因此,在之前的视频访谈中,有一些点我将要去扩展,以分享每样事物如何运作和运转和运行在这个新的存在界里面,即用基质的、来源的、生命的合并被创建等如亚特兰蒂斯人体验它。一个我想要去扩展的点是,在哪里和为什么我们不一定或特定地接受和允许来自其他种族的其他存有去进入亚特兰蒂斯的存在界。

我们将要好好谈谈成为人类文明、周期的实际创造物在人类文明里面,分成为,在那里,我们现在处于 亚特兰蒂斯如何影响什么是今天在这里等如人类和这个世界和存在界等如我们已经来到居住并体验的事物的一部分 之中。因此,在之前的视频访谈中,有一些点我将要去扩展,以分享每样事物如何运作和运转和运行在这个新的存在界里面,即用基质的、来源的、生命的合并被创建等如亚特兰蒂斯人体验它。一个我想要去扩展的点是,在哪里和为什么我们不一定或特定地接受和允许来自其他种族的其他存有去进入亚特兰蒂斯的存在界。

在这个访谈里我们将看一下,当我们一秒一秒地行走,一口一口地呼吸将透露出什么。正如你在这个访谈将注意的,我要送你在一个时间旅行的考察中,在那我要走过在人类和这个物质存在界创造以前事物是怎样存在的。然后也要行走它现在怎样以及怎样朝向未来的。你会发现我们将在这个访谈里行走不同的时间框架。我更喜欢以这种方式行走存在界的开始之初和这个期间,以及这个创造设计,以及人类和这个物质界的显化和什么是这里做为这个心智实化物作为我们现在存在的关系,并伴随这实际真实的存在基质正在这里这个身体形态中被陷入在它自己的能量基质。

在这个访谈里我们将看一下,当我们一秒一秒地行走,一口一口地呼吸将透露出什么。正如你在这个访谈将注意的,我要送你在一个时间旅行的考察中,在那我要走过在人类和这个物质存在界创造以前事物是怎样存在的。然后也要行走它现在怎样以及怎样朝向未来的。你会发现我们将在这个访谈里行走不同的时间框架。我更喜欢以这种方式行走存在界的开始之初和这个期间,以及这个创造设计,以及人类和这个物质界的显化和什么是这里做为这个心智实化物作为我们现在存在的关系,并伴随这实际真实的存在基质正在这里这个身体形态中被陷入在它自己的能量基质。

這是賽斯繼續關於彼時與此時的差別,以及那時經由人類來到的存有們,以及為什麼連接門戶是如此的不同。在之前,如我所說,存在的創造者使用存有們由另一邊經由人類通靈有幾個理由,但總是去更加的監禁存有體,你的真實存有,進入心智意識系統。那個只是帶出來隨機的思想,讓你的情緒到處都是的東西—那是真的控制了你的生命比你所知道的更多…所有的答案總是已經在你面前給出,即使是經由我。所以我會真的建議每個人,去做一個表並通讀我作為一個在那時的存有”賽斯”所分享的訊息。然後我會要你去做的是找到那些對你而言貼切的部分。

這是賽斯繼續關於彼時與此時的差別,以及那時經由人類來到的存有們,以及為什麼連接門戶是如此的不同。在之前,如我所說,存在的創造者使用存有們由另一邊經由人類通靈有幾個理由,但總是去更加的監禁存有體,你的真實存有,進入心智意識系統。那個只是帶出來隨機的思想,讓你的情緒到處都是的東西—那是真的控制了你的生命比你所知道的更多…所有的答案總是已經在你面前給出,即使是經由我。所以我會真的建議每個人,去做一個表並通讀我作為一個在那時的存有”賽斯”所分享的訊息。然後我會要你去做的是找到那些對你而言貼切的部分。

继续由我、一个女性亚特兰蒂斯人分享的亚特兰蒂斯的历史。我们已讨论:一个年轻的亚特兰蒂斯人如何浮现进入亚特兰蒂斯当中,用声线的项链,即将成为一个亚特兰蒂斯人的声标识。而在那里,他们将显化一个声晶体显现的床,等如他们的最初开始成为成年人 在是或成为一个亚特兰斯人里面在整个文明里面,以能够通过声显化的晶体 在用水和我们的整个物质/身体形态创造并显化声晶体之中,去创造、显化并表达自己。起初,一个亚特兰蒂斯人在亚特兰蒂斯里面成长和发展和进化和扩展的那个过程,将通过创造并显化声晶体显现的床、通过被显化的一万一千根线而完成,并且伴随在项链的浮现中而来临。

继续由我、一个女性亚特兰蒂斯人分享的亚特兰蒂斯的历史。我们已讨论:一个年轻的亚特兰蒂斯人如何浮现进入亚特兰蒂斯当中,用声线的项链,即将成为一个亚特兰蒂斯人的声标识。而在那里,他们将显化一个声晶体显现的床,等如他们的最初开始成为成年人 在是或成为一个亚特兰斯人里面在整个文明里面,以能够通过声显化的晶体 在用水和我们的整个物质/身体形态创造并显化声晶体之中,去创造、显化并表达自己。起初,一个亚特兰蒂斯人在亚特兰蒂斯里面成长和发展和进化和扩展的那个过程,将通过创造并显化声晶体显现的床、通过被显化的一万一千根线而完成,并且伴随在项链的浮现中而来临。

讓我繼續講我在存在裏的歷史, 所以就這樣, 我對人類與能量体驗的穏定關係方面, 有直接的貢獻. 更具体來說是愛的能量体驗. 在這當中你可以考慮看一看, 問一問的是: 為什麼? 和究竟怎麼可能在自己的身体裏面, 那麼明確的体驗, 而且透過這種体驗, 定義了, 和某程度上能夠控制各種不同的能量体驗, 比方說害怕/恐懼, 興奮, 愛, 焦慮, 緊張, 快樂, 感激和感謝. 一個人是怎樣在物質性身体裏面, 那麼明確地接通某種能量体驗的?

讓我繼續講我在存在裏的歷史, 所以就這樣, 我對人類與能量体驗的穏定關係方面, 有直接的貢獻. 更具体來說是愛的能量体驗. 在這當中你可以考慮看一看, 問一問的是: 為什麼? 和究竟怎麼可能在自己的身体裏面, 那麼明確的体驗, 而且透過這種体驗, 定義了, 和某程度上能夠控制各種不同的能量体驗, 比方說害怕/恐懼, 興奮, 愛, 焦慮, 緊張, 快樂, 感激和感謝. 一個人是怎樣在物質性身体裏面, 那麼明確地接通某種能量体驗的?

Pinterest
Search